近日,著作权法修改草案第二稿“支持杂志拒绝转载”,《收获》杂志的主编程永新连发四条微博上再次回答了《收获》为什么要拒绝选刊这一问题:“选刊过多,严重破坏原创文学生态。选刊不打招呼乱选,作家和原发刊物都无法知情,无法维护自己的权益。有记者去问《作品与争鸣》为何不付选载费?答曰:找不到地址。作家与原发刊物有默契有协议,就可抵制这种无赖野鸡刊物,因为你找不到作家,你总可以找到我们吧?”针对文学期刊拒绝选刊转载,陈丹燕、格非等作家纷纷表态,对此你有何看法?[详细]

参与话题

和大家一起聊聊
你还可以输入140

事件回放

  • 5月下旬,《收获》宣布谢绝文选刊物转载杂志上发表的作品。

    著名文学杂志《收获》日前宣布:从今年第三期开始,决定提高作者稿酬,在原创作品“保护期”内,谢绝文选刊物转载杂志上发表的作品。“这完全是从保护知识产权考量出发,为保护作者和刊物对原创作品的权益而所作出的决定。”程永新毫不讳言说,目前不少文学选刊已演变成侵犯知识产权的客观存在。他解释道,要发表一篇好作品,编辑从组稿、改稿到发稿,付出了难以想象的劳动;对一个编辑部来说,从制定编辑方针到实施,无论人力、物力,运行成本很高。可是,原创却没有保护期,选刊当伸手派,而且即时下山摘桃子,用一点小钱打发作家和原刊,且发行量还比你大,真是太不合情理。

  • 国家版权局7月6日公布了《著作权法》修改草案第二稿。

    国家版权局7月6日公布了《著作权法》修改草案第二稿。如果说《著作权法》修改草案第一稿因为公权力过分扩张自己的边界而侵入了私权的领地,那么第二稿可谓公权力大幅后撤,权利人的主体地位更加突出。但是,有一点也需要注意:立法的过程虽是利益主体博弈的过程,但法律不应被任何利益主体所左右。在具体的法律条款之上,还存在着一个更为神圣的立法精神。具体到《著作权法》,这一立法精神就是法律必须通盘考虑创作者、传播者和社会公众的利益。偏向任何一方,哪怕是偏向其中的弱势一方,都是对这一立法精神的背弃,这样的法律所带来的问题将比它所解决的问题还多。《著作权法》修改的难点在各方利益的平衡 。

  • 7月10日,《收获》主编程永新再次再次回答了《收获》为什么要拒绝选刊这一问题。

    7月9日,作家叶开,同时也兼任《收获》编辑部主任和编审,发表微博支持著作权法修改草案第二稿“支持杂志拒绝转载”,并呼吁同行共同抵制选刊转载。这一呼吁得到了不少业内同行和作家的响应。龍冬、舒洁、叶开等作家公开支持“支持杂志拒绝转载”的草案部分,拒绝某些选刊对作品的“巧取豪夺”,并表示各自将在《十月》发表的作品拒绝任何转载或选登。《十月》杂志副主编顾建平对众作家的此举表示感谢。拒绝转载,对于当今国内日益萎靡的原创文学期刊市场无疑是雪中送炭,也是能维持其继续发展的一剂良药。文学期刊拒绝选刊转载的战役呈愈演愈烈之势。